戲曲的商品屬性、藝術屬性與非遺屬性

2019年07月10日 17:10:44
來源: 中國文化報 作者: 張一帆

  有著悠久歷史的戲曲藝術,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七十年間,經歷了與其他領域共同的時代洗禮,作為祖國文學藝術百花園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戲曲藝術的創作發展,與整體文藝思潮同呼吸、共命運,有前瞻,有共鳴,也有落后。其中一切的經驗與教訓,都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總結,使之成為健步邁入新時代的歷史資源,匯入文化藝術發展的健康生態,不斷積累、不斷豐富,成為未來創作者文化自信的中國重要組成部分。

  在商品屬性與藝術屬性之間做求全的探索

  文化藝術兼具商品屬性與藝術屬性,戲曲藝術也不例外。20世紀上半葉,不少進入都市發展的戲曲大劇種完成了全面市場化進程,成為人民群眾不可或缺的文化消費品,在與觀眾健康互動影響下,呈現出多姿多彩的盛景;新中國成立后,戲曲作為全國人民最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其古已有之的教化功能又被前所未有地強化,事物往往具有兩面性,原本商品屬性與藝術屬性應當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但當一種屬性被強調到不適當的高度時,另一種屬性就容易被弱化。

  經歷了新中國成立后三十年的國家建設探索,戲曲藝術積累了許多前所未有的成功經驗并在此時進一步發展,呈現的形式有:

  一、各劇種的戲曲演員互相學習,戲曲演員學習吸收世界戲劇的藝術方法,話劇演員學習吸收戲曲表演的元素與藝術方法,戲曲演員演話劇,戲曲演員以戲曲的方式、中國的方式表現外國題材,話劇、戲曲演員參與影視表演等等不一而足。漸漸地,戲曲舞臺藝術呈現出更加注重整體性的趨勢:戲曲藝術時空自由的整體特性,在綜合藝術的各個部類中更加得到凸顯。不容忽視的是,普通及專業高等院校的戲劇創作教育與實踐結合的藝術探索形式層出不窮。

  二、戲曲舞臺藝術與其他藝術品種的融合、互動:比如戲曲電影的拍攝、戲曲電視、音配像、像音像等等。這些融合與互動都反過頭來影響到戲曲觀眾的欣賞習慣與戲曲舞臺藝術語言與手段的拓展。

  三、戲曲從曾經的單一、同質化,到實現振興,老、中、青藝術家都活躍在舞臺上,劇目創作上,三并舉的方針被最終得到確立與推進:傳統劇目經過整理改編后的新樣式,新劇目與新成果層出不窮。

  同時,由于全世界范圍內文化大變局的影響,中國藝術也不能置身事外,不可避免地滋生了因對傳統缺乏學習而造成的歷史虛無主義,與對時代缺乏俱進而造成的藝術保守主義。這兩種錯誤的傾向,都阻礙了戲曲舞臺藝術朝著符合歷史發展方向的進步。

  新中國成立后至本世紀初,由于文藝政策與審美標準的幾經調整變化,其正反兩方面的經驗都很值得吸取。

  非物質文化遺產概念的引入,是戲曲命運與面貌的分水嶺

  傳統的生命力是可以被激活的——通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就像昆劇《十五貫》成為撬動新中國戲改工作的重要事件一樣,在《人民日報》社論《從“一出戲救活了一個劇種”談起》發表整整四十五年以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于2001年將昆曲列入了人類口頭與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名錄,之后的數年中,又有藏戲、粵劇、京劇等戲曲劇種進入世界非遺代表作名錄;2006年以來,我國建立了國家、省、市、縣四級非物質遺產保護機制,在千余項國家級非遺中,中國傳統戲劇所占比例相當高。自2001年以來,以昆劇、京劇為代表的非遺劇種,不再因簡單化的中、西,新、舊審美標準與世界戲劇互相對立,人為地束縛自身正常前進的腳步,而是從基本的真、善、美出發,盡可能多地吸取前人的優良經驗、今人的健康取向,以崇古不乖時、賞今無同弊的胸懷和眼界來繼承傳統,重新回歸成為人民群眾習以為常的精神文化需求。

  正如前面所述,對于戲曲舞臺藝術而言,以前是藝術屬性和商品屬性的二元并存,積極時是對立統一,消極時則有些莫衷一是,非遺概念出現以后,可以說為其增加了第三種屬性。商品屬性和藝術屬性都可以由個人好惡和時代變化來決定有無和高低。非遺屬性則差不多是:不管你看不看、懂不懂、愛不愛,它都在那里,它都必須存在。比如根據傳統經典折子戲連綴的全本大戲,在舞臺呈現上其實有很多新思想、新方法、新形式,但主要還是保存傳統表演中的精華,至于演員能把這些精華吸收到什么程度、表現到什么程度,是他們個人的水平問題,個人的水平假如一成不變,觀眾自然會做出歷史的選擇。同時,不要因此而忽略了對活在前輩藝術家身上的、經典折子戲表演的傳承與展現。

  在這樣的背景下,近年來,從國家層面出臺了專業戲曲教育、戲曲進鄉村、戲曲進校園等一系列重大政策。這些新課題的實踐與解決,正在成為構建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傳承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戲曲的非遺屬性、商品屬性和藝術屬性之間的對立統一,似乎可以對應政策導向、市場環境和藝術發展規律之間的互動。探索生存空間與探究藝術表現可能是不同的道路與方向,但有時不易分清。所以在具體的藝術實踐中,創作理念看似百花齊放,實際上又容易出現因各自為政而導致的低水平重復,片面追求宏大視覺效果(某些新編大戲),偏執地在題旨上“玩深沉”(某些小劇場戲劇)——似乎在創作者看來,作品更想讓觀眾受到教育與啟迪,而主要不是為了愉悅觀眾的身心,或者至少不是以此為創作的初心,這恐怕與中國戲曲千年來的審美精神有著不小距離。

標簽 - 非遺,戲曲藝術,戲曲演員,戲曲舞臺,戲曲教育
網站編輯 - 唐淑楠
山东麻将二五八胡牌 幸运农场最大遗漏数据查询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各种注册拉新挣佣金 六开彩开奖结果免费一肖中特 吉林省快三4月1日走势图 上海快三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是随机 浙江福彩快乐十分十二选五走势图 王中王i一码中特资料网址 河北快3今日开奖 新疆时时开奖号96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福彩3d开奖结果 浙江12助手 下载大彩鲸 云南快乐时时2019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