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磨礪迎華誕,老驥伏櫪話滄桑

——一個共和國老戰士的心聲

2019年07月19日 18:28:23
來源: 求是網 作者: 張定授

  【我和我的祖國】征文系列~

  我是一個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老戰士,是新中國從誕生到壯大的親歷者、見證者和參與者,今年恰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我正好90周歲,回望硝煙彌漫的崢嶸歲月,戰爭經歷仿佛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歷歷在目。

  1929年我出生于江蘇省高郵縣周巷鎮。我的家鄉河流縱橫,水網密布,到處是成片的蘆葦蕩,是名副其實的“魚米之鄉”。我們家兄妹四人,父輩希望天賜好運,把我們的名字里都帶有民間最受歡迎的三個神,大哥張定福、二哥張定祿、我排行老三,叫張定壽(后來覺得壽字帶有封建迷信色彩,自己把最后一個字改成了授),還有一個小妹妹叫張寶玉,寓意自然是將小妹視如家中珍寶。無論從地理環境還是從家境應該說是不愁溫飽的,可是在舊中國,由于常年戰亂,我的家鄉卻民不聊生,我們家里沒有土地,父母靠做小本生意維持生計。但是隨著四個孩子的出生,整個家庭陷入貧困的窘境。為了能養家糊口,我的父親不得不背井離鄉去南京打工,由母親帶著我們兄妹四人在老家艱難度日,生活來源全靠父親打工掙錢維持。隨著抗日戰爭的深入,我的家鄉也遭到了日本鬼子的蹂躪,雖然我們生在魚米之鄉,可家里的日子卻每況愈下,由于父親在南京打工掙的錢是汪偽政府的偽幣,在蘇北老家沒法花了,生活來源一下子切斷了,母親只好帶著我們兄妹四人靠撿拾別人田里收割后剩下的稻穗,以及去別人家乞討勉強維持生存。我的母親為孩子們能吃頓飽飯長期四處奔波勞頓,日夜操勞積勞成疾,最終母親病倒了,那時候我大概6、7歲的年紀,還依稀記得母親躺在床上,身上發著高燒,沒錢去看病,我們兄妹四人圍著母親干著急。情急之下,二哥帶著我到鎮上的中藥鋪求郎中給病情沉重的母親看病,在二哥和我的哭求下,好心的郎中被感動了,他說:“先別說錢了,看病要緊。”郎中免費為母親診治了病情,抓了中藥。只可惜為時已晚,平時身體很好的母親,還是帶著戀戀的不舍永遠離開了我們,從此我們兄妹四人失去了母親的呵護。

  由于我們年齡尚小,為了孩子們能活下去,父親被迫離開南京回到家鄉,可是這樣一來家里唯一的經濟來源又中斷了,我們家的日子如同雪上加霜。父親的懦弱最終選擇了放棄,離開了這個家,而我們兄妹四人則在饑寒痛苦中苦苦掙扎。為了混口飯吃,二哥被迫離家到中藥鋪學徒,妹妹被送到別人家當了童養媳,大哥每天帶著我走街串巷要飯,在饑一頓飽一頓中度日如年。饑餓、貧窮和屈辱在我幼小的心靈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記。

  在困苦無助中,二哥背著父親,離開學徒的中藥鋪,去了外地游擊區,自愿報名參加了新四軍85師285團,先當通訊員后當衛生員,率先成為一名光榮的革命戰士。之后,大哥也在1943年被當地游擊政府動員入伍,成為新四軍華東野戰軍的一名戰士,出生入死,浴血奮戰。我自己也于1945年2月,離開家鄉和那個苦難的家,徒步到江都自愿報名參加了新四軍,成為新四軍18旅戰地醫療隊的一名衛生員。就這樣,我們張家三兄弟先后都參加了新四軍,在不同的部隊,不同的崗位,共同參加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共同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

  妹妹曾回憶說在我們哥仨去當兵后,鄉親們都指責我的父親:“三個兒子一個不留,都送去當兵,不是讓三個兒子去送死嗎?這個爹心真狠!”現在想來也漸漸理解了父親。當時父親沒有了工作,實在無力支撐起這個家,在那個戰亂不斷,貧窮落后的舊中國,作為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父親,又能做怎樣的選擇呢?父親內心的悲苦,又能向誰去訴說呢?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就是我這個家的真實寫照,我們一家的悲慘遭遇,就是舊中國千千萬萬貧苦百姓生活狀態的一個縮影。

  當時我和哥哥們參軍的信念很簡單。記得二哥曾跟我說過一句話:“在家也是等死,還不如戰死,也許還能闖出一條活路。”正是這句話,點燃了我活下去的希望,也成為我們哥仨參加新四軍的初心。隨著我們在革命戰爭中不斷成長歷練,革命的大熔爐最終把我們哥仨鍛造成為具有堅定信念的共產黨人,“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生”成為我們的錚錚誓言。在革命的道路上,無論遇到多少艱難險阻,我們的信念始終沒有動搖。在我們的心中,永遠牢記:共產黨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們的今天!共產黨的恩情永生難忘!

  曾記得,在共產黨的部隊,軍紀嚴明,官兵一致,愛護百姓。我們的部隊白天隱蔽在老百姓的家中,但我們從未動過百姓的一針一線。在部隊里不斷熏陶,“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時刻牢記于心,就是實在沒有吃的,拿了群眾的糧食,我們都是要把錢壓在桌上或者打個欠條事后必還。那時,我們這些年輕的戰士,心里沒有別的念想,只有一個信念:我們是人民的軍隊,人民軍隊愛人民。

  曾記得,我們在戰爭中學,在戰爭中干,在戰爭中練就一身過硬的本領,我所在的戰地醫療所,有來自上海等大城市的醫生,教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醫護人員學習醫療衛生知識和戰地救治技術。是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把我從一個不諳世事的窮孩子,培養成為一個合格的戰地醫務工作者、一個共產黨員,一個自愿為國家,為民族英勇奮斗,不屈不撓的革命戰士。

  曾記得,戰斗間隙部隊轉移時每天急行軍,我年紀太小,個子還沒槍高,但是小小的身板上卻要背負著沉重的行囊及醫療物品,只要行軍一停下來,累得坐在背包上就睡著了,就這樣我竟然憑著堅強的毅力咬著牙跟著部隊走南闖北堅持了下來。當時新四軍條件差,不能換洗衣服,戰士們身上長滿了虱子,部隊流行一句順口溜:不生革命蟲,不叫革命人!正是這些優良的傳統和作風不斷感染著我,把我從一個稚嫩瘦弱的娃娃兵培養成為堅強的革命戰士,讓我變得勇敢、頑強、堅忍不拔。

  經歷了抗日戰爭的洗禮,讓我身心變得無比強大,進入解放戰爭后,我更是如虎添翼,逐漸成長為一名真正的革命軍人。1948年,在黨和毛主席的英明領導下開始了戰略大反攻,我參加了著名的淮海戰役。終于輪到我們對敵人發起進攻了,“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是當時部隊最響亮的口號,戰友們那個興奮勁兒就別提了,每個人就像打了強心針,幾天不睡都不知困倦。我們部隊接到命令,一夜肅清長江北岸敵人橋頭堡,收復六扜、瓜州兩個據點。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們醫療所的一個見習醫助,為救治傷員點燃了一盞馬燈,只見一瞬間,長江對岸敵人的炮彈像雨點一樣落在了我們的陣地上,醫助不幸被炮彈擊中,就犧牲在我的身旁;而就在六扜戰斗結束戰友們打掃戰場時,我們團長被躲在暗處的國民黨兵用槍擊中腹部,出血不止,在后送途中犧牲。在戰爭中,我親眼目睹了無數的戰友在殘酷的戰爭中失去了生命,無數的戰友留下了終身殘疾,無數的戰友犧牲的時候甚至沒有一張包裹遺體的草席,很多犧牲的戰友甚至都不知道他們的姓名……這些經歷深深地銘刻在我的心靈深處,一次又一次地沖擊著我的靈魂,那些英勇的戰士們浴血奮戰的事跡無時無刻地鼓舞著我,激勵著我,最終轉化為催化劑讓我在戰爭中迅速成長,無畏艱難險阻,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

  新中國成立時,我剛滿21歲,繼續留在了部隊。此時,沒有仗打了,我開始抓緊時間學文化、練技能、長本事,不斷進取。在黨和人民軍隊的關懷、培養、教育下,我從一個目不識丁的苦孩子漸漸的成長為既有豐富的臨床經驗,又有一定學識的部隊軍醫;從一個“為填飽肚子來參軍”的毛頭小子漸漸成長為擁有堅定的信念——“跟著共產黨去開創一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新中國”的共產黨員;從一個小小的衛生員成長為部隊衛生后勤工作的管理者,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黨、軍隊和人民給予我的,我將用我的一生來回報這份恩情!

  我曾在1958年和2000年兩次回到闊別已久的高郵家鄉,親眼看到家鄉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鄉親們家家有田地,戶戶住新房,蟹肥魚壯,稻花飄香,一派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鄉親們臉上洋溢著人民當家作主,奮發建設新中國的主人翁的精神面貌。如今,滄桑的歲月已留痕,繁榮的盛世正俱興。看到家鄉的巨變,我從心底發自肺腑地想大聲歡呼“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那個被外敵侵略,積貧積弱,滿目瘡痍的舊中國已經成為了歷史,中華民族經過近百年來艱苦卓絕的英勇奮斗,改天換地,已經邁向了和平、民主、文明、富強的康莊大道。我時常對孩子們說,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應倍加珍惜!

  回憶戰爭年代,今天和平、安定的幸福生活,是千千萬萬的戰友們用鮮活的生命換來的!每當清明時節我都會在內心深處告慰英靈們:你們用鮮血和生命換來了安康幸福的新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安息吧,英烈們!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日子里,我作為一個老戰士,向在戰爭中獻出了生命和鮮血的戰友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新時代向我們發出的新的奮斗號角,我黨不怕犧牲,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一定要一代代傳承下去。現在,我雖然已經90歲了,每天早晨聽新聞,看報紙,了解國家的大政方針,越發感到國家的各項政策得民心,順民意,為民謀福祉。我希望自己再多活幾年,親眼見證祖國的統一,國家的富強。每每想到此,我的眼里總是被抑制不住的淚水充盈,我這個90歲的老兵,深感自己如此幸運地生活在這個翻天覆地的偉大時代,親眼見證、親身經歷了從舊中國到新中國的脫胎換骨,從中國人民站起來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偉大變革,我以自己90歲的高齡深情地祝愿我的祖國:未來更美好,人民更幸福。

  (作者:北京市藥品檢驗所離休干部)

標簽 - 我的祖國,風雨磨礪,華誕,征文
網站編輯 - 李丹華
山东麻将二五八胡牌 双色球下期预测中奖号 香港赛马排位 北京快3推荐号一定牛 全民牛牛下载 时时结果记录表 推荐三肖中特 重庆时时100期开奖结果记录 28杠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福建时时赔率 三肖中特黄大仙i 澳门快三计划网页版 赛车pk10走势图怎么看 海南赛事 哈尔滨麻将群 新时时历史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