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70年工業化進程的歷史性成就與經驗

2019年07月09日 09:31:33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黃群慧

  自18世紀70年代工業革命以來,工業化一直是世界經濟發展的主題。世界經濟史表明,沒有經歷成功的工業化進程,就不可能成為繁榮富強的發達國家。即使在當今時代,發達國家的服務業已在其國民經濟結構中占絕對優勢,但近些年他們也在不斷推進所謂“再工業化”。實際上,從全世界范圍看,當今世界仍處于工業化不斷深化的時代。對于中國而言,近代以來,如何把中國這樣一個落后的農業國建設成為一個發達的工業國,實現工業化,是眾多仁人志士為之奮斗一生的偉大夢想。歷史表明,這個夢想只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新中國才可能實現。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新中國開啟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取得了偉大的成就,我們離工業化夢想的實現從來沒有如此之近。在這一時點分析中國社會主義工業化的進程、成就和經驗,對于理解中國道路、講好中國故事、貢獻中國方案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新中國開啟了偉大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進程

  中國最早的工業化思想可以追溯到1840年鴉片戰爭失敗之后以洋務運動為代表的近代工業思想,洋務運動標志著中國工業化的開端。雖然辛亥革命后中國也逐步形成了一些現代工業的基礎,但幾經戰爭破壞,到1949年幾乎沒有留給新中國多少經濟遺產,當時中國的經濟基礎甚至落后于同期的印度。我國真正意義上的大規模工業化進程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后開啟的。新中國成立以后,中國開始了偉大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進程,這一進程可以劃分為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后兩大歷史時期,分別是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時期以及市場經濟體制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時期。

  1949年—1978年是新中國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時期,這個時期工業化戰略的特征是政府作為投資主體、國家指令性計劃作為配置資源的手段、封閉型的重工業優先發展。1949年—1952年國民經濟得到了恢復和重建。1953年—1956年“第一個五年計劃”取得巨大成功,其中,1953年黨的過渡時期總路線明確提出了要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內實現國家的社會主義工業化。“一五”時期開始布局的156個重點工業項目初步奠定了新中國工業化的基礎,后又經歷“大躍進”“三線”建設和“文化大革命”等階段。雖然這一時期經濟政策極不穩定,經過了數次投資擴張和緊縮調整階段,工業化進程也多次因政治運動而受阻,再加之國家面臨嚴酷的外部發展環境,總體上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并不順利。但經過近30年的工業化建設,新中國逐步建立了獨立的、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打下了較好的工業基礎特別是重工業基礎。在遼闊的內地和少數民族地區,興建了一批新的工業基地;國防工業從無到有逐步建設起來,特別是成功發射“兩彈一星”,鞏固了國家政權穩定;資源勘探工作成績很大;鐵路、公路、水運、航空和郵電事業都有很大的發展。同完成經濟恢復的1952年相比,1980年全國工業固定資產按原價計算增長26倍多,達到4100多億元;棉紗產值增長3.5倍,達到293萬噸;原煤產量增長8.4倍,達到6.2億噸;發電量增長40倍,達到3000多億千瓦時;原油產量達到1.05億多噸;鋼產量達到3700多萬噸;機械工業產值增長53倍,達到1270多億元。總體上看,這一時期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為改革開放后中國的快速工業化進程奠定了發展基礎。

  改革開放以后,中國的工業化進程進入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時期,積極探索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下的工業化道路,工業化的戰略重心逐步轉向在配置資源中發揮市場作用、低成本出口導向、建設開放型經濟、基于產業演進規律不斷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以市場化改革為維度,這個時期經歷了1978年—1993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方向探尋階段、1994年—2013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構建完善階段,以及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深化改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設新時代這三個階段。在第一階段,由于前期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引領農業迅速發展,后期城市改革推進輕工業迅速發展,這一階段呈現出矯正計劃經濟時代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造成的結構失衡的特點。在第二階段,伴隨著居民消費重點轉向耐用消費品,這一階段體現出重化工主導的特征,促進了經濟結構快速升級,同時經濟的外向性極大提升,出口導向工業化戰略取得巨大成效。2003年中國明確提出以信息化帶動工業化、以工業化促進信息化、科技含量高、經濟效益好、資源消耗低、環境污染少、人力資源優勢得到充分發揮的新型工業化戰略。在第三階段,中國的工業化戰略更加強調新型工業化、新型城鎮化、信息化和農業現代化“四化”同步發展,更加強調滿足創新驅動、包容和可持續的工業化要求,中國經濟呈現出增速趨緩、結構趨優和動力轉換的“新常態”的特征,中國經濟正從高速增長逐步轉向高質量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取得巨大成功,中國成為經濟總量居世界第二的經濟大國,國內生產總值從1978年的3679億元達到2017年的827122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1979年—2017年平均增速達到9.5%。以2010年不變價美元計算,中國經濟總量在世界占比從1978年的1.8%提高到2017年的15.2%,1979年到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對世界經濟增長的平均貢獻率達到了18.3%,2013年到2017年的平均貢獻率更是達到了28.1%,超過美國11.5個百分點;1979年到2017年三次產業平均增速分別為4.4%、10.7%和10.5%,第二產業發揮了龍頭帶動作用;貨物進出口總額從1978年的355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278101億元,平均增速達到18.6%,2017年實際利用外資1310億美元,累計使用外商直接投資超過2萬億美元,2017年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1395億美元,對外投資總額達到1.9萬億美元,對外開放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十分突出。

  新中國成功開啟并快速推進的社會主義工業化進程,具有偉大的世界意義。其一,新中國的工業化,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國的工業化,70年工業化進程的成功推進,無疑對整個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貢獻巨大。其二,伴隨著“一帶一路”建設,中國的工業化進程為后發國家提供了新的工業化經驗,促進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產業升級、經濟發展和工業化水平的進一步提升,這對世界工業化進程的推進意義巨大。其三,新中國開啟并成功推進的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的工業化道路,在國家主權完整和堅持共產黨領導的前提下,有效推進了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有機結合,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成功解決了計劃經濟體制下社會主義工業化模式存在的問題,糾正了蘇聯不曾解決的重工業化優先發展戰略造成的經濟結構失衡弊端,不僅對世界社會主義理論和實踐作出重大貢獻,也對當今世界主流經濟學的創新發展具有重大指導意義。

  從落后的農業國到世界性工業大國——70年工業化進程取得了輝煌成就

  70年來的工業化進程,給中國這個古老國度帶來了歷史性巨變,中國的工業化水平實現了從工業化初期到工業化后期的歷史性飛越,中國的基本經濟國情實現了從落后的農業大國向世界性工業大國的歷史性轉變。這兩大巨變表明,中國已經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征程上邁出了決定性的步伐。

  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快速推進了工業化進程,實現了從工業化初期到工業化后期的歷史性飛越。工業化是發展經濟學的核心概念之一,是指由一國工業增長引起的、體現為人均國民收入水平增加和經濟結構高級化的經濟發展和經濟現代化過程。基于發達國家經驗,經濟學中的工業化理論一般把工業化進程劃分為前工業化、工業化初期、工業化中期、工業化后期以及后工業化五個階段。關于中國的工業化進程,近些年大多數研究籠統地指出中國處于工業化中后期。基于對工業化內涵的基本理解,我們利用人均GDP、三次產業產值比例、制造業增加值占總商品增加值比例、人口城市化率、第一產業就業占總體就業比重五個指標并賦予不同權重,取發達國家這五個指標在不同工業化階段的經驗數值范圍作為標準值,構造了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基于對工業化水平指數多年連續跟蹤計算,我們發現,2011年以后中國工業化水平就進入了工業化后期。中國進入工業化后期與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時間節點大體一致。基于工業化規律,在工業化后期經濟體的產業結構將由重化工主導轉向技術密集型主導,經濟增速也相應地將由高速增長轉向中速增長,這與近些年中國經濟運行所呈現出的經濟發展新常態特征——增速趨緩、結構趨優、動力轉換——基本一致,說明中國的確已步入工業化后期階段。進一步地,我們基于工業化水平綜合指數預測,到2020年中國會基本實現工業化,再經過10年到20年的工業化深化過程,到2035年中國將全面實現工業化。

  經過70年工業化進程步入工業化后期并即將全面實現工業化,新中國的工業化速度是令人驚嘆的。一個大國要從工業化初期步入到工業化后期,即使獲得成功也往往需要上百年時間,考慮到改革開放之初中國經濟整體上還處于工業化初期階段,實際上中國的工業化進程從初期到后期僅經歷了40年左右時間。雖然一般而言,后發國家在追趕實現工業化進程中一般都會在工業化中期有一段時間的高速增長,但能夠保持40年接近兩位數增長的大的經濟體,在人類歷史上還沒有過。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我們用幾十年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工業化歷程”,這種輝煌的歷史成就無疑是值得驕傲的。

  伴隨著快速的工業化進程和工業化階段的飛躍,中國的基本經濟國情從一個落后的農業大國轉變為世界工業大國,當代人見證了一個千年文明古國是如何發展成為世界性工業大國的。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全國人口為5.42億,其中農業人口有4.84億,當時農業和傳統手工業收入占國民收入比例接近90%,人均國民收入不足印度的一半,也遠低于亞洲平均水平,主要工業產品產量在世界的份額可以忽略不計,當時的基本國情就是“一窮二白”落后的農業大國。今天的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一大工業產出國,非農產業增加值占比已超過90%,主要工農產品產量大都居世界前列,糧食、油料、肉類、原煤、水泥、粗鋼、鋼材和發電量連續多年居世界首位,500多種主要工業品中有220多種產量位居全球第一。可以說,中國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工業大國。與第一工業大國地位相匹配,2013年中國也成為世界第一貨物貿易大國。

  如果綜合考慮到產業規模大小和產業結構的演進規律,可以將一個大國從農業國到工業國的演進過程劃分為兩個階段:從農業大國到工業大國、從工業大國到工業強國。隨著新中國工業化進程的推進,中國在本世紀初就已實現了從農業大國到工業大國的轉變,但大而不強,現在正處于從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的轉變過程中,因此,中國的最大國情還是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

  之所以可以用世界工業大國來概括中國現在的基本經濟國情,還有兩方面重要原因。一是中國建立了世界上最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成為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正是這個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使得中國產業具備了最完善的配套能力,保證中國經濟在外界不可控因素的沖擊下仍能夠保持巨大韌性。二是中國制造業的大發展。伴隨著快速的工業化進程,中國制造業不斷發展壯大,世界23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能見到“中國制造”的身影,2010年以后中國就已成為世界產出第一的制造大國。根據聯合國數據,到2016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達到30798.95億美元,占世界比重達到24.5%,比世界第二位的美國制造業增加值多出了近萬億美元,幾乎是美國和第三位日本制造業增加值的總和。由于中國制造業的快速發展,世界制造業的格局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經過兩個多世紀的遷移,世界制造業的中心無疑已轉移到中國。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我國主要農產品產量躍居世界前列,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現代工業體系,科技創新和重大工程捷報頻傳。我國基礎設施建設成就顯著,信息暢通,公路成網,鐵路密布,高壩矗立,西氣東輸,南水北調,高鐵飛馳,巨輪遠航,飛機翱翔,天塹變通途。現在,我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制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商品消費第二大國、外資流入第二大國,我國外匯儲備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中國人民在富起來、強起來的征程上邁出了決定性的步伐!”這是對中國這個當今世界工業大國國情最好的描述,也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取得的輝煌成就的最好概括。

  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70年工業化進程積累了寶貴經驗

  新中國70年的工業化進程,集曲折的過程和輝煌的成就于一身,積累了豐富的寶貴經驗。從哲學層面看,新中國成功推進工業化進程的基本經驗在于遵循了共性和個性相統一的基本原理,具體來講,就是遵循了一個大國工業化進程的基本共性規律,同時又尊重了自己的獨特國情,找到了適合自身的工業化道路,最終探索走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基于中國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最大國情,充分考慮到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原則,充分考慮到中國人口眾多、人均收入低、后發趕超的農業國的經濟背景,充分考慮到大量的農業人口、典型“二元結構”的社會環境,充分考慮到計劃經濟體制下重工業優先的發展戰略奠定的一定的工業基礎,遵循了工業化產業演進發展的規律,順應了經濟全球化的世界經濟發展趨勢,構建了符合市場化規律的經濟激勵機制,適應了工業化和城市化互動協同的發展邏輯。新中國工業化取得成功的關鍵就在于——將工業化的共性規律與中國的個性化國情進行了有效結合,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道路。

  推進工業化進程是一項長期的、復雜的、巨大的系統工程,從系統論角度看,工業化進程的影響因素可以概括為四個方面:環境因素——工業化進程中的國家社會政治文化環境;條件因素——工業化進程中人口、資金、技術、自然資源等經濟增長的基礎要素;動力因素——驅動工業化進程的技術創新、制度創新和管理創新;過程因素——與工業化推進過程相作用的各類社會經濟技術發展過程。對照上述內容,新中國70年工業化進程可以歸結出以下寶貴經驗。

  “穩中求進”持續深化工業化進程。從發展中國家走向發達國家的現代化進程,工業化是必由之路。工業化進程一旦開始,就要保證這個過程不會由于戰爭、危機或社會動蕩等各種不穩定因素而中斷,實現工業化才有可能。歷史上因危機或戰亂而中斷工業化進程、從而中斷現代化進程的國家并不鮮見,這也是為什么世界工業化史已經200多年,但真正實現工業化的只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一個重要原因。新中國成立以后,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我們開啟了工業化進程,“文化大革命”曾使得工業化進程一度受阻。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進入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時期,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始終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穩定壓倒一切”的指導思想,采用了“漸進式”改革,以“穩中求進”為經濟改革發展工作的總基調,努力構建和諧穩定的發展環境,在保證經濟運行穩定性的基礎上,不斷深化改革和結構調整,實現了產業持續成長和工業化進程的不斷深化。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經濟全球化進程和全球治理規則正面臨挑戰,中國也已發展到工業化后期階段,需要繼續推進從工業大國向工業強國的轉變,各種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比較突出,需要進一步處理好改革、發展與穩定的關系,堅持“穩中求進”,為持續深化工業化進程創造穩定的環境,確保最終實現工業化。

  “因地制宜”優化工業化要素配置。新中國工業化的起始條件并不優越,雖然國土面積較大,但農業人口眾多,人均收入低,人均占有資源少,“人口多、底子薄”是基本國情。新中國成立以后,雖然計劃經濟體制下重工業優先發展的工業化戰略造成了經濟結構的嚴重失衡,但也快速建立起了初步的工業基礎。改革開放以后,推進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鄉鎮企業快速發展,不僅解決了農民的基本生活問題,更為重要的是把大量農業人口從土地上解放出來,為工業化提供了近乎“無限供給”的低成本勞動力。這樣的工業化進程使得大量農村人口的作用得到了充分有效地發揮,工業化初期的限制條件轉化為工業化進程的驅動條件。從資金需求看,中國人喜歡儲蓄的習慣對工業化進程形成了良好的資金支撐,而且隨著改革開放后財政體制、金融體制、投資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化,逐步發展出多元化的金融體系、多元化的投資主體,民營資本和外商投資日益增加,為產業發展提供了相應的資金保證。

  另外,中國是一個大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各地的資源稟賦、經濟條件、文化習慣等差異性較大。中國工業化進程中,非常重視地方政府的創新精神,鼓勵地方政府“因地制宜”探索科學的區域工業化模式,有效利用各地的資源條件發展地方經濟。改革開放以來,各個地區結合自己的具體情況,創造出許多不同的經濟發展模式,先后產生了一些具有鮮明地區特點和時代特征的模式,例如“珠江三角洲模式”“蘇南模式”“溫州模式”等,這些模式在啟動條件、發動主體、資本形成方面都是不同的,但都促進了當地的工業化進程,進而對全國的工業化進程起到了巨大的帶動作用。在各地推進工業化的進程中,工業園區發揮了重要作用。工業園區是現代化產業分工協作生產區,包括經濟技術開發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保稅區、出口加工區等,能夠通過政策引導聚集生產要素、提高集約水平、突出產業特色、優化產業布局。

  通過“改革開放”創新工業化發展動力。從發動因素劃分,工業化進程可以分為私人發動的工業化、政府發動的工業化、由政府與個人共同發動的工業化,英國、美國和法國的工業化大體歸為私人發動型,德國、日本的工業化大體歸為政府與個人共同發動型,蘇聯和計劃經濟體制下新中國的工業化可以歸為政府發動型。改革開放以后,中國推進了市場化改革,新中國工業化從單純政府發動轉向政府和私人共同驅動。

  一方面,中國積極推進市場化改革,推進制度創新,經過多年理論探索,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體系,強調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同時也強調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通過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培育了大量市場主體,充分調動企業家的創新精神,這些都為中國工業化進程提供了多元、全面、協調的動力機制。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的關系,體現在國家經濟政策方面,就是尊重工業化進程中的產業結構演進規律,有效協調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通過技術創新實現產業效率的不斷提升和產業結構的持續升級。中國工業化進程的成功推進,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國基于所處的工業化發展階段,把握住了產業升級的方向,不斷提出合理的產業政策,實現了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的有效協調,并對產業政策的內容、實施方式進行動態調整,有效地促進了技術進步、提升了產業效率和產業結構。

  另一方面,中國順應經濟全球化趨勢,積極融入全球分工體系,進而推進了工業化進程。從設立特區到開放沿海14個城市,再到加入WTO,中國在開放國內市場的同時,也逐漸吸引了大量外資,引進了大量的先進技術和管理知識,提升了自己的創新能力。當今世界,由于產品模塊化程度的提升和生產過程可分性增強,以及信息技術、交通技術等“空間壓縮”技術帶來的交易效率提高和交易成本的下降,導致基于價值鏈不同工序、環節的產品內分工獲得極大發展,制造業全球價值鏈分工成為一種主導的國際分工形式。因此,一個國家的產業發展必須對外開放并融入全球價值鏈。改革開放40多年的經驗表明,中國的經濟發展奇跡,極大得益于中國制造業的對外開放。通過對外開放,中國加速了自身的市場化進程,培育了工業化全面發展的動力,同時順應了全球化分工合作共贏的趨勢,為世界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

  全面平衡社會經濟發展以協調推進工業化進程。工業化是一個十分復雜的經濟現代化的過程,即使做到了上述環境因素穩定、條件因素有效利用、創新驅動因素充足等要求,這個過程還會出現不平衡不協調等問題,如果這些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工業化也不能最終實現。這些問題既包括經濟增長中產業之間、區域之間、要素之間的不平衡不協調,也包括經濟增長與社會、民生、生態等方面的不平衡不協調,動態控制工業化的過程、科學調整工業化戰略重心、保證工業化進程的平衡協調推進,是新中國70年工業化進程的一條關鍵經驗。例如,在工業化進度方面,中國各個區域發展并不平衡,長期以來形成了東中西梯度發展的格局,為此,中國制定并實施了一系列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并保證有效實施,近年來持續推進了西部大開發、中部崛起、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等重大區域發展戰略。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要求,“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就是在綜合考慮我國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需求的基礎上,提出的協調工業化過程的重大戰略。一方面,新型工業化本身就是綜合考慮資源環境約束、強調現代信息技術與人力資源協調的可持續工業化戰略;另一方面,“四化同步”又對中國工業化過程與社會發展、技術進步的協調發展提出了要求。一個國家的經濟現代化過程是工業化與城市化互動發展的過程。工業化為城市化提供了經濟基礎和成長動力,而城市化為工業化提供了要素集聚和廣闊的需求市場。從發展經濟學看,工業化的實質是國民經濟中一系列重要的生產要素組合方式連續發生由低級到高級的突破性變化、進而推動人均收入提高和經濟結構轉變的經濟增長過程。伴隨著這個過程,人口、資本等生產要素逐步從農村向城鎮集聚,城鎮規模逐步擴張,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不斷加快的城鎮化進程又進一步促進了經濟結構轉變和人均收入增加的工業化進程。當今世界正處在以信息技術突破性發展驅動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信息化時代,信息化已成為現代化的核心特征,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并持續改變著城市化的內涵。工業化和城鎮化的互動發展,也帶動了農業現代化,農業產業效率的提升又會進一步促進農業人口向城鎮集聚。因此,信息化和工業化深度融合、工業化和城鎮化良性互動、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相互協調的“四化同步”,是新時代現代化進程的內在要求和基本規律。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標簽 - 工業化進程,1980年,構建和諧,重工業化,工業化道路
網站編輯 - 孫思清
山东麻将二五八胡牌 微信登录的广西麻将 女足世界杯2019日程 北京赛pk10规律 2019东方心经资枓大全 时时走势图规律 澳洲幸运8开奖破解 丹东字谜图丹东3d字谜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跟投注网站一样 江西快三走势图基本图 四肖三期內必出一期中 3d走势图大小 广西快3遗漏统最新计值 澳客足球比分直播直播 陕西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广东时时任选2 36张麻将推牌9的玩法